导航菜单

叶酸-散文:一条惊天动地的鲤鱼

张雪飞

每次逛农贸市场,我总要在鱼摊前驻足片刻,观赏在水中挨挨挤挤游来游去的鱼。

让我没想到的是,一天一条鲤鱼竟跃到了我脚前!

那天在鱼摊前,只见摊主从盆里捞起一条大鱼,“叭”地摔在地上,用手按住鱼身,拿一根酒杯粗的圆棒对准鱼头“咣!咣!咣!”就是几下,鱼被砸得晕了过去。摊主把鱼扔在砧板上,拿起一把锋利的菜刀便朝鱼头剁去。

剧烈的疼痛使大鱼恢复了知觉,我分明看见,已从身子上分离开来的鱼头还在微微颤抖,鱼嘴艰难地翕动着,丝丝缕缕的血迹从鱼头下渗出,在砧板上开出一朵凄艳的小花。

这场景实在过于血腥,我正要离开,只听“哗喇”一声响,眼前一道白光一闪,一条大鲤鱼从盆里跃到我脚前。那鱼睁着圆圆的眼睛,大嘴巴一张一翕,肚皮一鼓一鼓的,尾巴不停地拍打着地面。

我绕过鲤鱼刚要往前走,那鲤鱼又一跃,把小半个身子压在了我的鞋面上,圆眼睛盯着我,大嘴巴开开合合,似乎在向我求救一般。

这鲤鱼,莫不是看到了同伴的悲惨下场,希望我救它一命?一股恻隐之情涌上心头,我对摊主说:“这条鱼我要了。”

摊主把鱼称好后,正要举起圆棒敲鱼头,我急忙制止了他,然后叫他给袋子里掺上一些水,我提着鲤鱼离开了鱼摊。

怎么处理这条鱼呢?我有些为难。吃它的肉,我于心不忍。再说,它千辛万苦地跳到我面前,肯定不是为了让我一饱口福。可除了杀它吃肉,我又能咋处理它呢?

蓦地,我想起在一部电视剧里看到的一个情节:一位书生把一条跳到自己面前的鲤鱼带回家养了起来。

对,把它养起来!我做出决定叶酸-散文:一条惊天动地的鲤鱼的同时,心里又有些犹豫,因为我不知道鲤鱼在家里能否养活。好在我以前养过金鱼,还不至于对养它一窍不通。

这条被我带回家的鲤鱼,足有一公斤多重。它浑身呈淡黑色,肚皮的边缘地带隐隐透出淡红色,嘴角长着两根胡须,再配上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,使它看起来既健壮又妩媚。

我把它放进了以前养金鱼的鱼缸里,又琢磨着要给它起个名字。据民间传说,鲤鱼是颇有灵性的,民间素有“鲤鱼跃过龙门即成龙”的说法。受此启发,我给这条鲤鱼起名曰:龙儿。

这鲤鱼起初的表现,似乎还真有点传说中的龙的霸气。它在鱼缸里显得狂躁不安,不停地窜上窜下,鱼缸里时时水波涌动。几天后,龙儿倒是安静了,但让我担心的事又发生了:它拒绝进食。

我每次把饲料投在水面上,龙儿似乎有点反应,有时摆摆头,有时摇摇尾,但也仅此而已,从不见它去吞食那些饲料。

一天、两天、三天……足足一个星期过去了,龙儿仍然不吃食。它似乎变得憔悴起来,身子变瘦削了。我知道,再这样僵持下去,它将被活活饿死。我在心里实际已经判了它的死刑,哪天下班回家,看见鱼缸里漂着它的尸体,我是丝毫不会吃惊的。

大概到了第十天的时候,我下班回家,关切地去看龙儿的动静,只见它一动不动地呆在缸底。我不抱任何希望地撒了一把饲料在水里,奇迹出现了:龙儿的尾巴动了动,抬头看了一眼饲料,身子上浮到水面,缓缓地张开嘴吞了一颗饲料下去!

接着,又试探性地吞了一颗下去。然后,沉到了水底。

此后,龙儿沉浮多次,慢慢地把漂在水面上的饲料吃光了。

龙儿终于吃食了!那一刻,我激动得心都快跳出了胸膛。我知道,龙儿有活下去的希望了!

跟龙儿相处的日子,是快乐而甜蜜的。

我每天清晨喂它食时,刚把饲料投进鱼缸,叶酸-散文:一条惊天动地的鲤鱼它就迫不及待地浮到水面上来,大口大口地吞食,发出很大的吸溜嘴巴的声音,吃北美时报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。

每天傍晚我下班回家,刚打开门,龙儿不管正在鱼缸里干什么,都会立即把头转向我,眼睛直视我,身子迅速地游到水面上来,仿佛跟我打招呼似的。

这时,我往往会搬一把椅子来,坐在鱼缸前,静静地欣赏它优美的游姿。它会用镶着白框的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我,嘴巴一张一合,仿佛在跟我交流。每当我盯着它的时间长了,它就会害羞似的把身子潜到水底,嘴巴在缸底舔几下,但决不会没有礼貌地游开。

龙儿成了我最深切的牵挂。有一次我去北方出差,心里时时惦念着龙儿的安危。半个月后,我心急如焚地赶回家,刚进门,便把行李一扔,几步抢到鱼缸前,只见龙儿静静地伏在水底,身子一动不动,仿佛饿得虚脱了一般。见到我,它微微地朝我点了点头,算是跟我打过招呼。

龙儿还活着!我激动得手足无措,急忙抓了一大把饲料投进水里。也许是饿得没了力气的缘故,龙儿缓缓地游到水面上来,张嘴吞着饲料。

俗话说,“人是铁,饭是钢。”我看这话用在鱼身上也恰如其分,吃过饲料后,龙儿迅速恢复了体力,活力四射地在缸里窜上窜下、游来游去。忽然,只见它团起身子,皮球般跃出水面,打了个旋儿,然后又落到水里,鱼缸里的水被搅得波飞浪涌,溅了我一头一脸。

好精彩的表演!我把它的这一绝技称为“跃龙门”。

此后,它便不时地在我面前表演“跃龙门”。

养鱼,很重要的一项工作是换水。

刚开始换水时,为把水换得干净彻底,我每次都把龙儿从鱼缸里捞出来。此时,也是我跟它“零距离”接触的时刻,我用双手紧紧抱住它滑腻腻的身子,只见它圆睁双眼,大嘴巴迅疾地开合,嘴边的两根小胡须直竖起来,模样甭提有多逗。有时,我会把脸凑在它湿漉漉滑腻腻的身子上蹭几下,只觉凉沁沁的好舒坦。一次,我一不留神把大拇指伸进了它的大嘴里,它嘴巴“叭”地一合,我吓了一跳,以为会被“咬”得很痛,哪知非但不痛,那种手指被嘴巴包裹起来的感觉美妙极了,痒酥酥的。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龙儿毕竟是条大鲤鱼,每次换水把它捞出来时它免不了要挣扎,经常会弄破一星半点的鱼鳞,露出红红的皮肉,我很心疼。后来,再换水时我便把它留在鱼缸里。

不知不觉,龙儿陪伴我已快六年了,它出落得更漂亮了,身子更加修长,原先全身淡黑的肤色逐渐褪去,替之以黄中带红的颜色,嘴边两根小胡须更长更粗了,使它显得既野性又妩媚。

这天深夜,当我把鱼缸里的水换完时,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,便疏忽了一件事,从而造成了无法弥补的遗憾——

给鱼换水时要用水泵让鱼缸里的水循环流动起来,必要时还要用氧气棒从水中分解氧气,俗称“吹氧”。特别是刚灌进鱼缸里的自来水,由于含有很多杂质,这些步骤就更不可少。

我养了多年的鱼,对这些了然于胸,但那晚实在太困了,换完水后便和衣倒在床上昏睡过去,忘了打开水泵和氧气棒。

大概到了凌晨四五点钟的时候,我突然从一个很奇怪的梦中惊醒过来,猛地想起水泵和氧气棒还未打开,急忙冲进客厅,看到了让我心碎的一幕——

鱼缸里的水,成了一滩死水,水面上还漂浮着一些泡沫。而沉在水底的龙儿呢,镶着白框的眼睛一动不动,嘴巴张大成一个黑洞,嘴巴两边的两根胡须奓开,身子蜷曲成弯弓状,显然因缺氧已气绝多时。

我的心仿佛被掏空了一般难受。回想起跟龙儿相识、相处的一幕幕,特别是在鱼摊前它心有灵犀地一跃跃到我脚边,以及它后来时时用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我的娇憨模样,不由得悲从中来,潸然泪下。

这些年,我养过观赏鱼,养过小乌龟,也经历过鱼和乌龟莫名其妙死去的痛楚,但唯独龙儿的死,让我痛不可支。我无法容忍自己的一个疏忽,让原本还可以在世间绽放精彩的生命黯然陨落……

天亮了,我把龙儿从鱼缸里捞出来,放进一个大花盆里,在上面覆盖叶酸-散文:一条惊天动地的鲤鱼上厚厚的土,种上六枝富贵竹叶酸-散文:一条惊天动地的鲤鱼后,又把花盆搬到阳台上。今后,看到这些青翠的富贵竹,我就仿佛看到了龙儿……

二维码